中安在線首頁|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徽文化徽學徽學百家

在莊子的懷抱裡遨游

○楊本科

時間:2018-08-06 09:02:00

  蒙城莊子祠

  幾個月前,我寫《佛教與亳州文化》,因為對蒙城萬佛塔的闡述太過淺顯,張建同先生建議我暑假有時間去蒙城轉一轉,再加上他老兄早早就給我發了一封莊子思想研討會的邀請函,理由實在充足,於是我這次回亳州特地安排了兩天給蒙城。

  到蒙城的那一天天色已晚,城市規模不大,但高樓聳立,城市規劃做得很好。縣作協韋主席也來了,華燈初上,我們找了家飯店坐下,點了一份麻辣小龍蝦,一份十三香小龍蝦。我是一個儀式感很差的人,吃飯的時候除外,比如小龍蝦,你就得直接用手。面對這等美味,『蟹八件』之類的優雅鐵定不在我計劃內的。吃之前,我先在朋友圈放了一把『毒』,朋友看見定位說,你到蒙城一定要喝牛肉湯啊,我問為什麼,他說因為李莉啊(《中國達人秀》上走紅的『牛肉湯大姐』)。其實,我是為莊子而來的。

  我曾經去過湖南澧縣,那裡有中國最早的城市遺址——城頭山古文化遺址。而尉遲寺則被稱為『中國原始第一村』,我預想著,尉遲寺遺址大概會像秦始皇兵馬俑一樣,有一個大大的穹頂,我們可以進去參觀,看一看先民生活的遺跡。問建同兄,他說尉遲寺遺址已經被回填復耕了,但是出土文物和復原場景在博物館裡可以看到,這是一件很遺憾的事情。

  誰知道,到了博物館,我一樣感受到了來自遠古的震撼。原來,尉遲寺遺址原有150畝之大,相當於秦始皇兵馬俑規模的五倍!但是秦始皇兵馬俑實物多,話題性強,看熱鬧和看門道的各得其所,因此值得大興土木。尉遲寺則不然,真正能拿來展示的或許只有一面縱向的土層,能有多少人感興趣呢?

  尉遲寺遺址出土的文物更令人驚嘆,先民們用簡單的泥土燒制氏族的圖騰和一切生活器具。他們用木頭搭建房屋骨架,然後在上面糊上泥巴,最後再架上火燒透,這樣燒出來的房子就成了一個巨型的空心磚結構的房屋,質量較輕而且冬暖夏涼。還有那些精美的玉器,不知道古人是怎麼用石器、骨針給那麼小的玉器穿孔的。我也百思不得其解。

  從博物館出來,我們去拜謁莊子祠。

  莊子祠是一組仿古建築群,坐北朝南,端莊古朴,是一處免門票的景點,適逢暑假,我原以為會有很多人,然而並沒有。我曾經問我的學生,你們知道亳州嗎?學生們搖搖頭,我說,就是Sunshine的老家,他們恍然大悟,哄堂大笑,大概這就叫『代溝』了。至於莊子祠門前冷冷清清,連小攤販都沒有,我感覺真好,如果這裡熱熱鬧鬧,莊子一定不高興。

  走過大門便是影壁,上面寫著『法天貴真』,這四個字出自《莊子·漁父》,他說:『真者,所以受於天也,自然不可易也。故聖人法天貴真,不拘於俗。』是的,莊子不拘於俗,非常天真。『逍遙』之於莊子,仿似『無為』之於老子,『仁』『義』之於孔子,不一樣的是,莊子通過寓言表達的主張可以推翻實現『逍遙』的條件,進而『無所待』且『無所恃』,這是莊子的勇敢之處,如果他生在我們這個信息時代,一定是一個犀利的網紅。

  美國心理學家亞伯拉罕·馬斯洛將人類需求像階梯一樣從低到高分為五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生理需求,生理需求得不到滿足,人會怎樣?會死。莊子不怕死,我們不曾來過這個世界,最後也將歸於虛無,自然有四季,人事有代謝,有什麼值得悲哀的?所以他的妻子去世,他鼓盆而歌!

  一個看淡生死的人,還有什麼需求?在濮水邊垂釣,我想那魚鉤肯定是彎的,姜子牙在等一個機會,但是莊子不需要。楚王派人去找莊子,使者說,我們國王想聘請你當顧問。莊子沒有回頭,他讓使者上前,輕聲說,我聽說你們楚國有一只神龜,三千多歲的時候纔死,你們用紅布包裹起來,奉為神明,你們說,它是想像現在這樣呢?還是想在爛泥裡搖尾巴?來人說,它更願意在爛泥中搖尾巴。莊子說,那你們還不趕快走,我也是這樣想的。

  莊子快要死去的時候,學生們商量著厚葬他。莊子說,連一塊木板我都不想佔有,天地就是我的棺材,日月星辰是我的珠寶,萬物為我送葬,你們還能置辦出更貴重的隨葬品嗎?學生說,我們怕老鷹吃掉你。莊子說,你們也太偏心了,你們就不怕地上的螻蟻吃不著我嗎?

  莊子似乎有講不完的故事,每個故事又像一個鋒利的箭鏃,能抵擋住一切誘惑。《左傳·襄公二十四年》裡面說:『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不朽。』按照馬斯洛的觀點,人的追求也是有上限的,那就是『自我實現的需要』。但是無論是《左傳》的不朽,還是馬斯洛的需求理論,似乎都不適用於莊子,他在《逍遙游》裡說:『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氣之辨,以游無窮者,彼且惡乎待哉?故曰:「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是啊,這世界上哪有我?我來到這個世界以前,構成我的物質已經存在;我離開這個世界以後,構成我的物質仍然存在。有我嗎?我是蝴蝶的幻覺嗎?

  莊子祠有良田美池,茂林修竹,佔地五十多畝,曲徑兩旁的石?和石磨上,刻著莊子的典故和與他相關的成語,他本想空空來空空走,現在看來,未能如願。我想起了劉伶,他喝醉以後在屋子裡赤身裸體,有人笑話他。劉伶說:『天地是我的房子,房屋是我的衣褲,你們怎麼跑到我褲襠裡來了?』想著想著,我仿佛覺得逍遙堂裡,那清瘦的銅像似乎就是本尊,然而又不是。莊子在這裡,又無處不在。返程的時候,我們的車再次開上了莊子大道,打開導航,看一看地名,蒙城人給每一條路、每一個廣場都起了一個極富故事性的名字,南華路、逍遙路、秋水路、濮水路、莊子大道、北蒙大道、鯤鵬公園、夢蝶廣場……一切的一切都和莊子相關。恍然覺得,不光是我,整個蒙城都在莊子的懷抱裡。

中安在線官方微博,中安在線官方微信二維碼
來源:亳州晚報  
相關新聞
網站介紹 | 廣告刊例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中安K幣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