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首頁|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徽文化徽學徽學百家

李鴻章家族在桐城的財產

李國春

時間:2018-08-06 08:43:00

  孔城老街鼎盛時曾有數百家商號。世事變遷,繁華不再,修復後的老街又重新掛上些昔日商號的招牌,以復原往日的光景,其中以號稱『李鴻章錢莊』那幢建築最引入注目,外地游客,至此莫不駐足端詳,問個究竟。想必游客中有人也聽說過坊間所傳『半個安徽是李家的』這句驚世之語,尋思這李鴻章真有錢,連這座鄉下小鎮也有他李家的幾爿店面。

  晚清重臣李鴻章名震中外。近讀美國學者K.E.福爾索姆在他《朋友·客人·同事:晚清的幕府制度》一書,稱『李鴻章在1895年失勢以前,已經取得了在滿族統治下其他漢人(如果有的話,也為數極少)還未從得到過的權傾朝野的赫赫聲勢。』『與其官位相稱並被倚為支柱的,是李鴻章的萬貫財富。』也有好事者說他積攢下的財產富甲東南。但讀李鴻章家書,有一則可視為他治家的信條,這是寫給他三弟的一封家書,他告誡家人說:『儉之一字,能定人之恆久。曾滌生(曾國藩)夫子訓諸子弟曰:「餘兄弟無論在官在家,彼此當以儉字相勖勉,則可久也。」此其明證也。』既崇儉就不會尚奢華,由此看來,坊間所謂『半個安徽是李家的』這句話不可信。

  李鴻章到底富不富?福爾索姆在《晚清的幕府制度》一書中有關章節中寫道:

  謠言盛傳,說李鴻章的財富不可勝計,據說在他死時其財產約4000萬到5億兩白銀。然而沒有人真正知道他的財產到底有多少。福爾索姆曾訪問過李鴻章的孫子李國超(李經邁獨子),從他那裡見到了一份李鴻章去世後當時尚在世的子孫之間訂立的一份『合同』,時間為光緒三十年(1904)四月四日,上面有李鴻章位於上海、安徽合肥、桐城、巢縣、六安、霍山、肥東、江蘇揚州、江寧(南京)等地不動產大致分配和處理情況。這份文件真實反映了李鴻章名下部分不動產情況,它們均在安徽和江蘇兩省。

  十分有意思的是,這份合同第一條就載明:

  安徽桐城縣城內產業四處。連同莊田十二塊、墳田一塊、堰堤一道,另加省城安慶房地產十四處,均留作李鴻章發妻周氏祠堂開銷之用。由李經方經營。

  根據這份資料可知,李鴻章名下在桐城的財產並不多。李鴻章在桐城的財產僅在縣城四處,鄉下有田莊十數塊。李氏在縣城的四處產業無外乎是房產,坐落在老城哪條街上,有待考證。聯系到修復後的孔城老街上標明的『李鴻章錢莊』,有待進一步考實。

  作家宋路霞在其《細說李鴻章家族》一書中說,李家真正發財的是老四李蘊章和老五李鳳章。關於這一點,福爾索姆在他的書中也說,李鳳章是個開錢莊的,像個守財奴,據李鴻章已故孫李國超說,他是弟兄幾個中最富的,在合肥有一大塊地產,在合肥和上海還有許多當鋪及其他商鋪。《細說李鴻章家族》一書引用了一份史料,是李蘊章房下的產業,記載在《慎餘堂田產目錄》中,裡面有光緒十八年(1892)壬辰三月十二日的一份分家『合同』,援引如下:

  立分關字人為李經邦、經鈺、經良率侄國模、國楷奉母命:餘年力衰,難以兼管家務,爾等俱各成立,亦宜各領房事。准將父遺田產生息分作四分,各自執業經營。……

  《合同》中,李蘊章家產分布在全省各地,省城安慶、桐城、合肥、肥東、廬江、滁州等地,其中桐城居多,摘要如下:

  桐城金神墩泰清典屋一所,又義津橋光裕分典屋一所。永為公宅。

  桐城湯家溝長裕典本足錢五萬串正,典屋一所;孔城市房四所、田租九百六十七擔;金神墩市房三所、田租三百四十擔。均歸大房國模、國楷侍母執業。

  桐城練潭光裕義典本足錢三萬二千串正,當張姓典屋一所;孔鎮市房六所、田租九百六十一擔;金神墩市房二所、田租四百六十五擔。歸二房經邦執業。

  桐城孔城鎮光裕典本足錢五萬七千串正,典屋一所;孔城鎮市房三所、田租九百六十擔;桐城縣內左、都、朱三姓出業地基一塊;金神墩西街地基租合共一處、當浮房租一處、田租三百四十擔。歸三房經鈺執業。

  金神墩泰清典股本足錢三千串正;孔鎮市房八所,田租九百十四擔;金神墩市房兩所、田租三百四十一擔。歸四房李經良執業。

  孔鎮倉房亦歸各房屯稻。

  李蘊章產業在桐城達十幾處,東南西北四鄉都有,但大多集中在孔城、金神兩地。話又回到本文開頭。孔城鎮為千年古鎮,據說築城於三國吳時。唐以前無從詳考,有史料證明,宋代孔城是桐城縣北之重鎮,大約在宋景德到大中祥符年間,戶部員外郎唐拱就曾於孔城設『監酒』之職,專司舒州各縣收購糯米、制造新曲、合辦年度支出虧盈及酒稅征繳監督之事,成為舒州商業行政中心之一。自此車馬舟楫、販夫賈客輻輳至此,孔城由此商業之風大開,漸趨繁榮。明清以後至上世紀六十年代以前,近六百年間乍興乍廢,從李蘊章在孔城經營的產業看,晚清至民國初年,孔城繁華再現。假如修復後的孔城鎮那座標為『李鴻章錢莊』的老建築真是老李家的產業,不妨改稱『李蘊章光裕典當行』較為接近史實。

  更為有意思的是,李氏家族在桐城嬉子湖邊一個蕞?小鎮金神墩也有不菲的產業。從那份《合同》上看,李家在金神墩不動產有市房、地塊、典屋,又有田租、典本,其在金神墩的財產超出了孔城。

  李蘊章為何投資經營於金神墩,具體情況不得而知。據說李蘊章有非凡的商纔,他雙目失明,做生意眼晴雖看不見,但能用兩只手同時打算盤,一只手計數,一只手核對;一塊田地是肥是瘠,他在田邊轉一圈聞聞泥土氣就知道。如此精明之人,在何處投資肯定是一投即准,不會虧本的。金神墩在民國以前是桐城商業重鎮,從行政區劃上分析,清代初期,金神墩屬日就鄉即西鄉,是西鄉七鎮(練潭、青草塥、新安渡、掛車河、陶衝驛、天林莊、金神墩)之一。李蘊章地盤在省城安慶,經營鹽號,又經營錢莊、當鋪。他的勢力在安慶,距離桐城僅百餘裡,官道水路皆通達,特別是水路,在桐城孔鎮、練潭、湯家溝三大水鄉古鎮都有典當生意,在金神墩、義津橋小鎮也有當鋪,可能都是分號,桐城這些集鎮處黃金水道,瀕河達江,生意能做到江左江右,這或許是李氏家族將觸角伸到桐城鄉下一個個小鎮的原因。李家在全省三大典鋪光裕號、同裕號、裕源號,桐城就有光裕、同裕兩家分號,加上金神墩的泰清號。

  金神墩昔日繁華的餘緒一直延續到上世紀七十年代初,那時,此地為區公所及公社後來為鄉的行政機關所在地,人口稠密,方圓二十幾裡的人都前來交易、購物。記憶中幾爿南貨店的營業員大多為民國以前過來的老先生們,精於計算,深諳待客之道。中街那家飯館裡的油條鍋臺上積滿了陳年的油污,光潤的四方木串凳上常常坐滿了上街做買賣的鄉下人。近世的商業活動表明,這座古老的神墩很旺財,李鴻章家族兄弟們青睞這一方寶地,是非常有眼光的。

  李家設在桐城西鄉練潭有光裕號當鋪。練潭在晚清時為西鄉大鎮,早年的道光《桐城續修縣志》說此處有驛,北通縣城,南通安慶府,西通青草塥,東通樅陽,四達之衢。練潭通江,商賈往來以舟楫為運輸工具,縣志載:有漕船,大者容二千石,小者容一百?石,可見貿易繁忙。李蘊章的當鋪設在此地,得水運之便利,生意自然興隆。

  李氏家族商業網點遍布舊時桐城東南西北四鄉,除練潭、孔城這西北二鄉外,東南二鄉也有他家的典號,義津橋有光裕分典屋一所,湯家溝有長裕典屋一所。清代義津橋屬大宥鄉即南鄉九鎮之一;民國19年前後,桐城縣設九個區,義津橋是第七區治所,距樅陽僅五十裡,古有義津橋,旁立『義水縈迴』石坊,境內有浮山,名聞遐邇,是人文薈萃之所。湯家溝在清初屬清淨鄉即東鄉,是當時東鄉八鎮之一,《樅陽縣志》說:雙溪河流經鎮中心,水陸交通方便,是貨物集散地,原為桐城東鄉的商業重鎮,《康熙桐城縣志》稱其『漁米運販,與樅鎮相等』。境內景色宜人,清代有小『八景』:丹霖夜雨、賴子回帆、琵琶積雪、鱘魚落雁、三官曉鍾、斷橋漁火、蓮塘秋月、水村夕照。民國19年湯家溝劃為桐城縣第八區。李蘊章在湯家溝、義津橋開設典當號,盡得地利之便,繁榮了當地商業。

  李鴻章家族在安徽各地的家產究竟有多少,不去細究,從有限的資料看,他的家族非常看重桐城這片土地。桐城古來為南北通衢孔道,又為地理要衝,這一特殊地理位置吸引了四海賓朋。桐城有山有水,物產豐饒,土特產品繁富;制造業發達,清代就有工業、生活用品如舟、車、傘、窯器、烘籠、布、桐?、紙、筆、石灰、油類、茶葉、酒、糟、醬、秋石等制造業,無數能工巧匠生產出生活用品,變為商品交易,帶動了舊時城、鄉商業繁榮。桐城山川秀美,東南西鄉北四鄉皆瀕水,『河湖相連百裡,魚族繁衍,日夜漁獵,無遺餘力。又兼舟車絡繹,稻米騰湧,』是宜商利財之地。桐城文化昌盛,『四鄉風氣質朴,耕讀各世其業,皆能重節義,急租輸,教官長』。所有這些形成了招徠天下商賈的獨特自然環境。桐城古稱兩江劇邑,人民勤勞聰慧是根本,外來商賈投資興業功亦不可沒。由此看來,李鴻章家族在桐城投資置業以致財富豐贍就不難理解了。

  李鴻章

  圖為復修後的孔城街上的李鴻章錢莊

中安在線官方微博,中安在線官方微信二維碼
來源:安慶晚報  
相關新聞
網站介紹 | 廣告刊例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中安K幣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