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首頁|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徽文化文化新聞

掛在徽州南大門上的天路

時間:2018-03-12 09:26:00

  古關隘遺址

  □黃良順文/攝

  在徽州這個獨立的自然地理單元裡,白際、五龍山脈高逾千米,綿延數百裡,宛如虯龍盤踞南部邊界,與浙贛相隔,形成徽州南境的天然屏障。其中部的馬金嶺位於古徽州正南面,最高峰1137米,自古為徽州『南大門』。

  馬金嶺古道是『徽開古道』(古徽州府至浙江開化)最險要路段,也是這條官道中目前唯一殘存、且尚可通行的一段。它北起休寧縣東臨溪鎮璜源村,越馬金嶺,至龍田鄉古樓坦村,單程約三十華裡,號稱『十上十下十橫』,宛如一條『天路』連接著徽州與外面的世界。

  與馬金嶺緊挨的『茶籽嶺』是205國道的咽喉部位,我曾多次駕車翻越這座徽州『南門』。汽車盤旋在高聳入雲的山峰褶皺裡,臨崖而行,不免手心冒汗、小腿發抖。

  馬金嶺上這條『鳥道』的險峻就可想而知了。

  徽州古道一般以Z字形沿山坡迂回,而馬金嶺古道自山底起就沿山坡直接拔高,誠如先人記載的,攀援這『獸蹄鳥跡之道,往往十步而九息』。綿長的坡道蜿蜒至海拔700米的第一座路亭處纔稍有緩和。到了這座『五裡亭』,標志著已連續登高五裡路,體能稍欠者已筋疲力盡,即使我們這幾位訓練有素的登山高手,這2.5公裡也耗費近一小時。

  徽州古道一般三裡一亭,在『地無三尺平』的馬金嶺,直到這橫跨另一山峰的山凹處纔有一塊平地修建路亭。如今,這座本可供商旅行人歇腳的建築卻早已蕩然無存,殘存石牆瓦礫上已長滿亭亭玉立的毛竹和枯黃的柴草。

  路亭不存,大家席地歇息。此為馬金嶺下的第一層山峰,極目遠眺,璜源村捨粉牆黛瓦、鱗次櫛比,遠遠地靜默在山谷中;G3京臺高速像一條流動的輸送帶直接鑽進腳下的山體;對面山腰上的205國道仿佛一條米黃的草繩時隱時現在山間,並最終消失在朦朧的山梁深處。站在這石塊鋪成的千年古道上,這些跨越時空的人類文明痕跡強烈地衝擊著我的視覺,在腦海中交替映現。

  峰回路轉,我們繼續前行。

  冬日的崇山峻嶺凋謝了浪漫山花的點綴,零落了秋葉斑斕的渲染,遠去了鳥雀啁啾的喧鬧,似乎只有在這萬物蕭瑟的季節,在這靜穆巍峨的大山裡,纔能烘襯出徽州古道的滄桑,纔能品讀徽州文化的韻味,纔能切身感受徽州先人的堅忍不拔。

  此刻,我纔得閑仔細觀察腳下這條無數先人走過的路。路寬約一米,由就地取材的山麻石砌成,千百年的時光磨礪,光滑的棱角處已裸露出淡黃的底色。自1969年205國道建成後,古道自然淡去了原有的交通功能,慢慢地消融在自然的懷抱裡。大部分石板路面已被山土枯葉侵佔得僅剩中間一尺多寬的踩踏痕跡,幸有當地村民砍伐清理了道路兩邊的柴草,纔使這條千年古道重回現代人的視野。

  相傳,馬金嶺,本名黃土山,唐天寶年間(742-756年),被皇帝賜名『方原山』,更名『馬金嶺』恐與四十公裡外的開化縣馬金鎮有關。馬金嶺為古時皖浙界嶺,是通往衢州的必經之路。山道開鑿年代已無從考證,首次鋪設石板於南宋乾道年間,由璜源吳氏六世祖、時年七十一歲的吳時敏出資並親自督建,山道『高則夷之,下則築之』,從此,天塹變坦途,真正打開了徽州這扇『南大門』。南宋至今已近千年,歷代應有四五次大規模修葺,但《徽州志》《休寧縣志》等史書對此並無記載,且因沿途石碑、路亭均已圮毀殆盡,我們無法獲得更多史料來還原當年的善舉。今天,我們僅能以這種行走的方式來緬懷這些徽州先賢的千古功德,來延續這些徽州文化遺產的生命。

  隨著古道不斷攀高,我們身上淋漓的汗水在漸冷山風的吹拂下已消失。山頂上越來越急、越來越冰的寒風針尖般紮著耳朵、刺著臉頰,並從脖頸的衣縫中灌入體內。先前已濕透的內衣冰涼冰涼地貼在背脊上,我們不由得拉緊衣鏈,把身體包裹得更加嚴實。

  人可以改變自己去適應冷酷的自然,植物卻以決絕的適者生存法則來接受自然的挑戰。

  到了海拔800米以上的山脊線,高大的喬木、甚至常綠灌木,都已在千萬年的寒風洗禮中被淘汰出局,取而代之的是一株株一叢叢落葉灌木。在這些臨風而立的落葉灌木中,總少不了黃山特有的高山杜鵑。想必,每年五月,成片的映山紅在這千米絕頂盛情綻放,紅似滴血,燦若雲霞。

  和南坡喜陽的杜鵑相比,北坡綿延起伏、一望無邊的箬葉已完全吞噬了古道。前些年,試圖探訪這條古道的行走者到了這裡,也只能望路興嘆,原道折返。

  感謝璜源村村民用砍柴刀恢復了這條綠葉叢中的通道,使我們有機會去觸摸這條千年官道的悲壯和蒼涼。

  這是一段橫穿山背的道路,路雖平坦,卻因大山北面陰冷潮濕,路面石板已覆上一層塵土和青苔,甚是濕滑。此處山勢陡峭,部分路面已塌陷,個別路段已完全毀損,需攀爬方可通過。

  據當地人介紹,這裡有『萬人坑』之稱。1949年5月,屯溪解放後,原國民黨安徽省政府主席、省保安司令張義純及所率保安部隊、省政府官員及家屬等一萬三千多人、民夫三千五百多人經馬金嶺南逃浙江開化。為阻止解放軍第二野戰軍第十八軍將士追捕,張義純命人毀壞這段路面。在激烈的戰爭中,雙方無數兵士、馬匹因此葬身山崖。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村民在這一帶采摘箬葉時,還能發現人馬屍骨。

  我們默默地行走著,直至古道最高點、海拔950米的埡口。

  埡口的關隘建築已基本消失,僅剩一截石牆。一米多高,為『關門』遺址。相傳,關隘建於唐乾符年間(874-879年),由篁墩人程沄、程淘、程渝兄弟率鄉民修築,以阻止黃巢起義軍侵擾州裡。關隘夾持於兩峰間,南北山勢險要,為休寧古代五寨之一,有著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歷代兵家必爭。相傳,元至正十六年(1356),婺源知州汪同等率兵過馬金嶺,追擊『紅巾軍』(朱元璋的早期義軍),收復休寧縣等失地;清咸豐五年(1855),太平軍范汝傑部,從浙江折回,過馬金嶺,入徽州,大戰清軍;1935年1月,方志敏、粟裕率領的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從休寧出發,越馬金嶺,入遂安縣(今淳安縣西部)召開了著名的『茶山會議』;1938年,陳毅在開化縣集結江南八省游擊隊七千餘人,分三批走馬金嶺,至岩寺新四軍軍部點驗集訓後奔赴抗日前線……

  如今,古關隘遠去了金戈鐵馬,消失了刀光劍影,這截殘留的關門遺址靜立在馬金嶺上,以森林為伴,與風雨為伍,仿佛一堵古老的碑牆,默默地承載著徽州『南門』上的歷史雲煙,倔強地堅守著那些曾經為生存、為自由、為使命而安息在這裡的英靈。

  馬金嶺有幸見證了人民解放軍活捉張義純的那一刻,見證了這個標志著徽州歷代戰事畫上休止符的偉大歷史時刻。

  過了關隘,開始下山。從這裡至山腳,古道基本以Z字形迂回而下,路面略寬些,且大部分由徽州傳統的青石板鋪設,登高強度比北坡略低。古道在修長茂密的杉樹林中穿行,路面上橫七豎八地倒著遺棄的枯木,部分路段已被山洪衝毀。路邊柴草已多年無人清理,幸好不是繁殖力極強的芒草、箬葉、苦竹,否則這段古道也同樣消失在大自然的新陳代謝中了。沿途還有四間路亭或山捨,均已圮塌,先人千年足跡也就這樣深深掩埋在這些磚頭瓦礫下。

  到達『嶺腳』,即為高速公路『馬金嶺隧道』出口。

  隧道長3.2公裡,與古道起點相接,終點相連,三分鍾車程替代了古人三小時的艱難跋涉。

  我們今天去閱讀徽州『南大門』上那段腳板書寫的歷史,似乎又在演繹現實中兩種不同的生活態度:有的人借著飛速的車輪直奔目標,不在乎沿途的風景;有的靠著雙足,歷經崇山峻嶺、萬水千山,除了目標,還收獲了險峰上的無限風光。

  世事滄桑,人生苦短,回首走過的路,似乎攀登的過程比收獲的結果更值得回味。

  前去終點古樓坦村的古道因修建公路而不存,我們就此原路返程。

中安在線官方微博,中安在線官方微信二維碼
來源:黃山日報  
相關新聞
  • 娛樂
  • 財經
  • 體育
  • 健康
  • 徽文化
2018央視春晚總策劃:笑點與傳遞的...

吳宇森:我不是大師,我只是喜歡電影

房地產稅已成最焦點!六大細節曝光

成品油有望迎來『二連跌』 每噸或降逾兩百元

武大靖奪冠頭盔贈予北體大 足跡將現...

最長情告白!太太團守候中超球員

嗓子疼?可不止『上火』那麼簡單

積極籌建『合肥市中醫院』

黃山:鄉村文化振興舞起來

返鄉農民工舞龍鬧新春

網站介紹 | 廣告刊例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中安K幣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