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首頁|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徽文化文壇皖軍原創文學

智者的『生態美學』

時間:2017-12-22 16:35:15

  作者/江飛

  與其說許輝是位作家,不如說是一位樂水的『智者』,一位有情趣的『生態美學家』。

  許輝的『湖灣』是獨特惟一的,沈從文的『湘西』、梭羅的『瓦爾登湖』也是獨特惟一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作家建構起屬於自己的『獨特惟一』就是成功。然而,許輝又似乎並不看重這種成功。『人有時間、有精力、有情緒、有心境,在水邊走一走,自願地曬曬太陽,只能說是人生的一種成功,而不能說是人生的一種失敗。能夠支配自己的人生,還不就是一種成功?』毫無疑問,許輝更為看重並已然獲得了這種支配自己人生的成功,這是智者的『成功學』,也是人人慕求的一種境界、一種『生態美學』。

  日復一日地『一個人在湖灣的濕地邊行走』,在湖岸邊『想東想西想迷離』,走著走著,想著想著,許輝便有了這本圖文並茂的『自然之書』——《人人都愛在水邊》。

  水是生命之源,也是一種生活方式、思維方式。生活在水邊是古人的首選,也是許輝的必然選擇,因為在他看來,『近水就是近柔,近柔就是即色,即色就是平衡,平衡就是心態,心態就是人生,人生就是天地,天地近在水邊』。一個人在水邊行走,觀看、冥想,或以我觀物,或以物觀物,或進到自然萬物的生命根底,或沈入四季輪回的時間深處,不悲不喜,不懮不懼,風行水上,自然成文,一切安然、淡然、自然而然。與其說許輝是位作家,不如說是一位樂水的『智者』,一位有情趣的『生態美學家』。

  這是一本小書,因為它不到10萬字,每篇大都只有幾百字;然而,這又是一本大書,因為它容納了『兩個世界』,蘊涵了『一種美學』。

  兩個世界,一個世界是常人司空見慣又習焉不察的『自然界』,蒲草、楮樹、牛筋草、毛谷谷草、空心蓮子草、打碗花、牽牛花、田旋花、雞爪花、蘆花、紅蓼、荇菜、芡實等各種植物在這裡生生不息,野水雞、野斑鳩、牛背鷺、喜鵲、湖鳥、蜻蜓、黃鼠狼、魚蝦等諸多動物在這裡繁衍不斷,對於一般讀者而言,這只是些『鳥獸草木之名』罷了,而對於作者卻是『滿腦子裡最關心的事物』。恰恰是這些在常人眼中微不足道的事物、平淡無奇的自然,讓『我』不由得進入到另一個世界——超凡脫俗、返璞歸真的『心靈界』。在行走中減負,在觀照中去蔽,在坐忘中澄明,『身體裡負面的東西可能也都在行走、觀察、用手機拍照、看水面、看天空、看樹林的過程中釋放掉了,因此覺得十分輕松、通暢』。很顯然,『物』『我』兩個世界並非絕然對立、各行其道的,而是相互催動生發、彼此應和融合的,如劉勰所言『情以物興,物以情觀』,『情往似贈,興來如答』,或如許輝所言,『我能聽見草毯山一起一伏的呼吸與我的呼吸同步,我能看見山川大地的脈動與我的脈動合拍』。如此,便有了些『天人合一』的意味。這種『天人合一』亦即蘊藏其中的『一種美學』——『生態美學』的旨歸所在,也就是說,建立人與自然、社會以及人自身的生態審美關系:這對於充斥著市場拜物、工具理性泛濫、環境嚴重污染、心理疾患漫延等等問題的當下而言多麼難得,又多麼令人心馳神往!換言之,這是許輝一個人的美學實踐,又何嘗不是人類孜孜以求的『美好生活』呢?

  所以,許輝是智慧的。他既懂得『植物自然有它們成長的禁忌、領域和規律』,也懂得『它們並非是為讓我們意識到而存在在那裡、而堅守在那裡的』,更懂得『生命無論大小高矮,都是偉大的,了不起的』,因而,他只是旁觀這些生命的變化重生,尊重其天命,從不乾擾它們的生命進程,並由是而反觀自己的生命。對於許輝而言,『觀物』即『觀我』,『近水』即『近道』,這『道』主要指向道家之『道』。李澤厚在《美的歷程》中談到儒道互補時曾說,『千秋永在的山水高於轉瞬即逝的人世豪華,順應自然勝過人工造作,秋園泉石長久於院落笙歌。』人世不及山水長久,人工不及自然天成,故道家之『道』意在投入自然懷抱,寄情山水,歸依天地,在社會政治與倫理道德之外,建構起一種『自然觀照、物我合一』的審美價值系統,從而擺脫美丑、善惡以及生死、是非等種種對立,享受與天地同一的超越之情。喜歡和巢湖、淮河單獨在一起的許輝顯然深諳此道,一方面通過對天地萬物的無限可能性的描寫與揭示,獲得一種切實有效的生命感,並顯出『我』在無數個生命世界中僅是一個渺小存在;另一方面,在贊嘆湖水之廣闊、花香之無限時,把自己融入『天地之大美』之中,成為一個『赤裸的我、本真的我、天地的我』,一個忘卻自我、拋棄現實功利、從天地之大美中獲得『真美』和『純美』的『智者』。這個過程,用馮友蘭的話來說,就是從『功利境界』向『天地境界』攀援,用李澤厚的話來說,就是從『悅耳悅目』走向『悅心悅意』『悅神悅志』。

  當然,許輝也是有『仁者之心』的。在他眼裡,『每一株植物都有它的進化節奏和獨特性』,那些打魚的種菜的夫婦、那些不為人知的人生,同樣是值得關注和尊敬的,更何況這種在山水自然間求安放的心境的獲得,其實也是導源於其修養自我道德精神的儒家內功。

  在讀《人人都愛在水邊》的時候,我不免習慣性地想到屠格涅夫、梭羅,想到沈從文說『我認識美,學會思索,水對我有較大的關系』,想到朱光潛說『站在後臺看人生』,諸如此類。轉念一想,比較其實是毫無意義的,因為每個作家就和每種人生一樣,都是獨特而惟一的,許輝的『湖灣』是獨特惟一的,沈從文的『湘西』、梭羅的『瓦爾登湖』也是獨特惟一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作家建構起屬於自己的『獨特惟一』就是成功。然而,許輝又似乎並不看重這種成功。『人有時間、有精力、有情緒、有心境,在水邊走一走,自願地曬曬太陽,只能說是人生的一種成功,而不能說是人生的一種失敗。能夠支配自己的人生,還不就是一種成功?』毫無疑問,許輝更為看重並已然獲得了這種支配自己人生的成功,這是智者的『成功學』,是人人慕求的一種境界、一種『生態美學』。

中安在線官方微博,中安在線官方微信二維碼
來源:中安在線  
相關新聞
  • 娛樂
  • 財經
  • 體育
  • 健康
  • 徽文化
曾志偉:我也很怕自己會過時

吳宇森:我不是大師,我只是喜歡電影

銀行年末負債壓力凸顯 存款爭奪戰將...

潘剛告訴你如何從優秀到卓越(圖)

巴黎赴多哈冬訓 卡塔爾民眾圍觀"四...

GIF-C羅完美弧線擊落歐冠最強魔咒!25年唯他一人

這份年末飯局『生存指南』趕緊打包收好

昆凌坦言生完二胎身體變差 產後這些事兒你得注意!

對話黃梅戲表演藝術家韓再芬

書畫大師『愛心義賣』

網站介紹 | 廣告刊例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中安K幣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