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首頁|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徽文化文壇皖軍原創文學

合肥,慢慢讀你

時間:2017-11-24 10:52:15

  董歡歡 /文
 


 

  合肥真不大,放眼東南西北,一環二環,中心一條長江路。最近總是在回憶合肥之前的樣子,卻怎麼也找不到十幾年前記憶裡的樣子。

  第一次來,是小學,隨媽媽和很多阿姨來合肥置辦過年的家什,乘坐客車停市府廣場,5塊錢一位,30分鍾一班。下車,我有點懵,覺得真大,一個廣場相當於我們那的一條街,媽媽一再囑咐我:『要拽住我的衣角,不然丟了,就回不了家了』。我戰戰兢兢地走在所有阿姨的最後面,死死的攥住媽媽的裙子,她居然又說:『裙子羊毛的,你這樣死命拽著,以後我還怎麼穿?』怪我咯?小孩子的痛苦誰知道。


 

  第一站必去城隍廟,好像一個城市的縮影、故事都能在這裡尋到。來來去去,擁擠的全是人。拖著蛇皮袋的婦女,對著大喇叭狂喊的賣家,『十元一件,清倉大甩賣了啊』,所有的店家都是一排過去,外面是個攤,裡面是個店,衣服也是掛著的,堆著的,讓人看著都頭疼。阿姨們一路地買買買,我在聽她們說話,『地衣裳小大姐穿著好看』……我的個媽來,土掉渣了。好可惜,第一次來合肥,媽媽沒有把我弄丟,裙角都快磨破了,原來對於一個孩子來說,陌生的地方會帶來恐懼和抗拒。那一次,我居然覺得合肥很大。


 

  中間陸陸續續又去過幾次,無非是逍遙津和新華書店。依稀記得動物園也在裡面,也不能稱之為園,只有幾只奄奄一息的動物被鎖在外圍的鐵籠子裡,一個個獨立的小隔間,你看到它,覺得沒勁,它看到你,根本就是無視。順著大白象的滑滑梯哧下去,作為孩子,童年還是很快樂的,反復地上去下來,原來快樂就是如此的簡單重復。中間有幾年流行公園裡面建會所,逍遙津也不能幸免,出入有貴客,往來無白丁,一時間,公園裡的歡聲笑語變成了推杯換盞,高人們的酒席終於還是終結在局勢的威嚴裡,公園依然還是公園,像是被按下慢鏡頭的時光機,不管你蒼老與否,公園裡的樹,公園裡的水,來去公園的人,都是慢慢的,慢慢的。

  新華書店的位置簡直是絕了,四周分別是省委、省政府,百貨大樓,長江飯店和婦幼保健醫院。連著恩澤了官員、商人和孩子,真是『富不丟豬,窮不丟書』,各個階層,各個階段,精神財富誓不可丟。很可惜,它的光顧率卻是我們這些新合肥人帶動的,不是我們多愛學習,是小地方買不著很多需要的書籍。近幾年皖新傳媒做出了新華書店的新品牌,24小時不打烊,內裡的裝修也是簡約不簡單,從書籍的陳列到埋單的創新,從讀書沙龍到線下活動,讓你知道:紙的味道遠比香水好聞。我很喜歡。

  遂了父母心願,出落成18歲的大姑娘來合肥讀書。不曾想,這成了我生活學習近20年的城市。求學期間,總愛在各大高校串門,農大官亭路的小吃,從下午一直擺到凌晨,不管你餓不餓,路過每一個熱氣騰騰的小吃車,口水都要咽三咽,我喜歡:臭豆腐,牙簽肉,貴妃涼皮,雞蛋灌餅,還有清爽的紅豆冰沙。哇哦,好幸福的一件事——逛吃官亭路。每個人的美食情懷是不同的,即使當下長江路的地鐵站在修,能堵成停車場,只要去了市裡,必得去趟官亭路,仿佛成了我的一種執念。老安大的天鵝湖,工大的食堂,還有一段順口溜,『學在科大,愛在安大,吃在工大,死在醫大,埋在農大』,科大不是安徽的,是世界的,安大文科女生都是相當漂亮的,工大的食堂是有名的,醫大的實習生是人見人怕的,農大的綠化是杠杠的。如今這些學校隨著擴招,都有了新校區,新式建築,名家設計,卻沒有攀著爬山虎的紅磚樓來的溫暖,偶爾走在老安大裡,回眸一瞥籃球場上追風少年的身影,像迷一樣,辣眼睛。

  偶爾去趟步行街百盛,買條G2000的裙子,就是給自己的階段性獎勵,我還真有一條,藍色的條紋,絕對的名媛風格,現在被束之高閣,偶爾掏出來試一下,滿滿的虛偽的少女風,人就是這樣奇怪,當年少不更事卻要買這樣成熟的衣服彰顯老成,現在呢,直奔小四十,還想穿回少女戰士。

  長江路改造後建起了銀泰中心,有了幾個奢侈大牌,單位對面就是mall,隔壁萬達中心,住家對面萬象城,我們像是被消費包圍了,衣服、鞋子、包包、大人的,老人的,孩子的,從一樓到頂樓,從頭到腳到嘴巴,一直刷刷刷,『只要掃一掃就能輕松付款哦』是的,各種便捷,給消費提供了契機,我們也樂在其中。

  上周去了趟鷺山湖買了很多有機蔬菜,味道真是不一樣,茄子就是茄子味,玉米糯糯的,不像我們在超市買的大葉子的茼蒿,炒出來不知道啥味道,只能覺得是個蔬菜。每次聚會大家湊在一起,討論最多的是,現在吃什麼都覺得沒有小時候的好吃,雖然現在各種烹飪的調料都很多,卻燒不出當年醬油肉的香味,人不對?食材不對?還是?都不對,忙碌的生活中,我們把快捷作為吃飯的標准,燒菜的廚師們和我們非親非故,他只對菜負責沒必要對我們的胃負責,食材好,食纔好,環境污染,飼料添加,不到時間點,雞鴨鵝就出欄宰殺,你吃出的是錢的味道,可不是媽媽的味道。

  第一套房買在南艷湖邊,銷售一個勁兒地說『馬上就要開發了,真正的一線湖景房』,都過去十一年了,湖還在,景卻沒有著落,生生地落下了要買湖景房的病根。住進去的幾年,天天被佳通輪胎的毒氣熏得喘不過氣,投訴、打市長熱線,最後意識到,讓它搬家,不如自己搬家。當年輕狂,就想著自己創業,現在看來,怎麼那麼傻,有那錢,買幾套房存著,十幾年以後翻幾倍地漲。是呢,人哪有前後眼。脫離廢氣的苦海,進入政務的天堂。
 


 

  開始的兩年是真心不堵車,圍著天鵝湖除了綠色還是綠色,偶爾從天鵝湖穿過步行回家,會有三三兩兩的傳銷人員,也不會妨礙我心情的美麗。漸漸地,房子開始漲價了,政務的配套變好了,地鐵口,萬象城,突然間每個道路都變得十分擁擠,原本靜謐的匡河變成了免費停車場,摻雜著瓜農剩下的垃圾以及寵物狗的糞便,這個城市一如十年前一樣擁擠,從人變成了車;這個城市也如十年前一樣不整潔,從人變成了人和動物。

  有一次我繞道新城國際去看姐姐,幾個寫字樓疊加,道路上歪歪扭扭的ofo,膜拜,還有綠色的電動小車,顏色炫目,配在灰色的電動車之間,格外紮眼,留給共享單車的顏色真的是不多了,還可以出一款花的,土到極致就是洋。這是可以有序擺放的,更多的是被丟棄在寬窄不齊的馬路邊,或騎在圍牆的欄杆上,亦或趴在不知名的草坪間。當一個城市的發展過早地耗費了人們的文明,帶來的將是無窮盡的麻煩。

  時代的發展太迅猛了,以至於還沒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我們就被置身在一個科技之城,一個文明之城。在這個即將修建三環的城市,我度過了自己最青澀的年華,和同學吃著十塊錢一盤的小龍蝦,跑到城隍面的地下批發市場挑選送給同學的生日禮物,上班的第一個月工資花在了市府廣場的香格裡拉,那老壇泡椒鳳爪,它家稱第二,沒哪家酒店敢稱第一。當回憶從前時,你笑了,說明你長大了;你哭了,說明你成熟了;你感慨了,說明你無奈了。某些我現在還可以勉強回憶起來的事情,已經開始緩緩沈在蒼白的歲月裡。只是,過去的終究是過去了,我們還活在真實的時間裡,記憶不常泛起漣漪,那是因為中了明天的毒。

  這座城市近二十年續寫的斷章,漸漸使我們變得世故,變得堅強。流年輕叩,只有未來做得更好纔有資格在春暖花開時與自己的舊時往日相逢。接下來的十年,二十年,一個人,一座城,終歸不得離別,合肥,有時間還會繼續讀你,請把故事講得更真實,更完美。
 

中安在線官方微博,中安在線官方微信二維碼
來源:中安在線  
相關新聞
  • 娛樂
  • 財經
  • 體育
  • 健康
  • 徽文化
《生逢燦爛的日子》開播,是安徽省...

吳宇森:我不是大師,我只是喜歡電影

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網購刷單、...

安徽經濟發展成績單發布 一項指標居全國第7

楊威給愛女紮辮子遭楊雲調侃:像雞...

當球星都被P成女人 這次C羅顏值不如梅西

早餐四原則:主食肯定不能少

昆凌坦言生完二胎身體變差 產後這些事兒你得注意!

安徽省多名攝影家和媒體記者走進宣...

安徽5個全國紅色旅游 經典景區基礎設施將『昇級』

網站介紹 | 廣告刊例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中安K幣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