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首頁|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徽文化安徽戲劇黃梅戲

黃梅戲『屢駙馬』養成記

時間:2017-03-22 08:35:00
 
 
 
 

  韓再芬主演黃梅戲《女駙馬》劇照

  中安在線--徽文化頻道訊 『為救李郎離家園,誰料皇榜中狀元……』近日,由再芬黃梅藝術劇院推出的黃梅戲經典劇目《女駙馬》在國家大劇院連演兩天,吸引眾多京城黃梅戲迷前往觀賞。這是第二屆國家大劇院黃梅戲藝術周中的唯一一出傳統戲,然而從售票程度來看,明顯超出了其他原創新編劇目,這既是領銜主演韓再芬的個人魅力使然,更是經典劇目本身所散發出的永恆魅力使然。時至今日,該劇受歡迎的程度仍然不言而喻,僅看央視戲曲頻道每月至少一次播出嚴鳳英的黑白電影和每兩月至少一次播出韓再芬的靜場錄像,便可想見。具體到民間演出情況,可以說安徽境內,無論省市縣級劇團還是民營班社,都在反復演出該劇,一年總計不下千場,甚至被戲迷戲稱《女駙馬》就是『屢駙馬』 (亦如《天仙配》變成了『天天配』 ) 。

  縱觀黃梅戲的發展歷程,該劇與《天仙配》 《羅帕記》兩出戲,並稱為『老三篇』 。實際上,這三篇也並不太老,都是新中國成立之後,黃梅戲這一地方劇種被官方確定名稱,經文人、藝人兩相結合,共同根據舊時代的老戲腳本整理改編的作品。 《女駙馬》源自舊本《雙救主》 ,在今天,婦孺皆知《女駙馬》 。而《雙救主》的原貌已經鮮為人知,甚至不為人知了。這三出戲中,由於《天仙配》和《羅帕記》中男主角與女主角在戲份上平分秋色,因而對小生的嗓音條件要求過高,特別是《羅帕記》中又大量運用了京劇的行腔技巧和【反二黃】的徽調高腔旋律,故此演出不及僅以女主角一人挑梁的《女駙馬》頻繁。但反過來說,女演員演出該劇遠比那兩出戲要消耗嗓音與體力。難能可貴的是,此次韓再芬的演出,是她作為全國人大代表,進京參加全國兩會的間隙,『加班加點』完成的。即便如此,她仍不負觀眾的期望,從『狀元府』一場開始登臺,直至結束,圓滿無懈。換言之,全劇的袍帶戲部分都由她一人發揮,在『抗旨』『洞房』『金殿』等重要場次都展現得盡如人意。前面部分則由同團的年輕姑娘吳美蓮任勞。吳美蓮借助除夕登上央視春晚舞臺的影響力,在前半出的表演中盡力為後半出鋪墊張本(最後一小節穿戴鳳冠霞帔的戲也是她) ,同樣出色出彩,也再一次擴大了知名度,可喜可賀。

  也許有人會問,為什麼戲曲傳統戲的生命力要比新編戲的生命力頑強?為什麼地方戲總是那幾出纔子佳人戲久演不衰,而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的獲獎新戲往往猶如曇花一現?筆者以為,要搞清這一問題,話要說遠一些。黃梅戲在當時作為一個新興劇種,沒有豐厚的傳統積淀,音樂形式較為單一,表演程式尚未脫離生活化、農村化的格調,內涵甚薄,不受南方市民階層的歡迎。客觀形勢逼著那一代飽經懮患的演員不得不為這一劇種添磚加瓦,不改革就沒有飯吃,不創新就沒有戲演(這一點恰與同時代京昆演員的經歷大相徑庭) ,而他們正是在摸清黃梅戲家底的情況下,揚長避短,廣采博收,兢兢於改革,汲汲於創新的。

  比如這出《女駙馬》 ,就凝聚著當時眾多臺前幕後人的心血,其中有三位已經作古的前輩不得不提。第一位自然是嚴鳳英,她在唱這出戲之前,就已經依靠許多平詞大戲、花腔小戲紅遍江淮大地,而且對於京劇、民歌、彈詞、大鼓也都深諳熟稔,對京劇須生楊寶森『雲遮月』的嗓音情有獨鍾。當她審視自己的時候,曾給自己的嗓音特點打過比方,說自己的聲線猶如阿炳用二胡演奏出來的《二泉映月》 ,而不像楊寶忠用京胡拉出來的《夜深沈》 。因此她在為自己安排新戲唱腔時,總是以舒緩流暢、委婉深沈為主要基調,不耍高腔,不爭調門。現在,當人們反觀黑白電影,便可從中發現,嚴鳳英果然沒有以高取勝,而跪唱【火攻】 (京劇中稱為【快板】 )時,吐字之清晰,發音之輕巧,又非常人所及。

  第二位是王文治,他是高胡演奏家,也是這出戲的功臣。眾所周知,那個年代不僅是黃梅戲,別的劇種也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專職作曲,頂多有識譜記譜的音樂統籌,打磨改造聲腔藝術的正是演員與琴師。 《女駙馬》中最為膾炙人口的一段唱腔即是馮素珍科場奪魁之後唱的一段《誰料皇榜中狀元》 ,這一段是從王文治為另一部新戲《白蛇傳》中『合缽』一場設計的『菱花鏡』的新腔轉化而來的。等後來不斷改動時,唱詞也由『自從盤古往下傳,哪有女子中狀元』改成了『為救李郎離家園,誰料皇榜中狀元』 ,旋律固定不變了。無獨有偶,京劇名家趙燕俠也在那一時期求助於琴師李慕良設計出一段『合缽』的『親兒的臉吻兒的腮』徽調唱腔,結果風靡全國,傳唱至今。第三位是王少舫,他在該劇中一改往日小生、須生的形象,以自己醇厚的大嗓在表演方面反串一把丑角劉文舉,又提昇了這一人物的音樂形象。比如出場唱的第一句『朱筆頭上一點紅』 ,由散唱過渡到一板三眼,韻味橫生,實是把草根藝人唱不利索的『歪歪腔』拿來,點鐵成金。

  另外,當時北方有人在看完黑白電影時,曾譏諷嚴鳳英重唱不重做,說她只有上半身,沒有下半身。天性好強的嚴鳳英在數年以後拍攝電影《牛郎織女》時,刻意安排一段織女哄完孩子睡覺,獨自一人走出茅捨,眼望山村夜色,田園風光,唱出『到底人間歡樂多』 。而從屋內走至屋外的一小段圓場表演(意在展示『下半身』的功夫) ,正是套用昆曲《牡丹亭·游園》中丫鬟春香手持團扇的身段而來,讓內行感到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筆者交代這些歷史細節,就是希望當下這一代名演員在傳承經典的同時,還需找到與前輩藝術大師的差距所在,這樣纔能更好地推動地方戲的發展,提高自身的藝術修養。(作者:李楠;中國藝術報)

來源:中安在線  
  • 娛樂
  • 財經
  • 體育
  • 健康
  • 徽文化
友誼呢?謝娜發舊照『黑』何炅個子矮

『?豪』『華妃』婚紗照曝光 親密背靠背情意綿綿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釋放三點重磅信號

中央首次提出處理樓市泡沫 房貸佔比將從45%降至30%

美女模特拍健身寫真 大秀性感迷人身材

日本女星身材犯規 健身房這樣穿令人想入非非

小小食材大大助眠

《醫療事故處理條例》力爭年內修訂

黃梅戲『屢駙馬』養成記

淺談黟縣碑刻檔案及其搶救保護

網站介紹 | 廣告刊例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中安K幣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