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首頁|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當前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徽文化文化新聞

『黃梅之鄉』戲曲傳承的喜與懮(圖)

時間:2016-09-05 09:37:09

  從《打豬草》、《鬧花燈》,到《天仙配》和《女駙馬》,由安徽省安慶市懷寧縣石牌鎮為中心興起的民間小調,業已成為全國五大劇種之一———黃梅戲。

  新中國成立以來,黃梅戲在安慶乃至安徽省得到了長足的發展。安慶市作為『中國黃梅戲發展基地』,已經形成了集黃梅戲創作、研究、教育、表演、展示等為一體的較為完善的發展體系。

  然而,在藝術形式日益多元的今天,黃梅戲的發展也不可能游離於大環境之外,也會遇到人纔、市場等發展的共性問題。

  戲曲的傳承與發展,需要從業者的藝術堅守,也考驗著政府部門對戲曲傳承發展的認識和專注力……

  原創黃梅戲《寂寞漢卿》

  請戲的人包場給別人看

  8月23日,正值農歷的處暑。被稱為『黃梅之鄉』的安徽省安慶市,空氣中彌漫著酷熱的氣息。

  午休過後,位於迎江區棋盤山路的一座小院內,陸陸續續地熱鬧起來。三三兩兩的老人端杯搖扇,徑直向小院深處走去。

  小院的盡頭,是汪輝和妻子詹杏花共同經營的杏花劇場。

  1999年,正做著柴油生意的安徽桐城人汪輝,因抵擋不了對黃梅戲的喜愛,和出身黃梅戲世家的妻子詹杏花成立了一個戲班子,從最初的9人發展到現在的22人,一直活躍在安慶市周邊的社區街道以及小區。

  2015年4月,四處打游擊演出的汪輝,在安慶市機械學校院內租了一個300平方米的平房,並投資30萬元將其改造成一個小劇場。在沒有其他演出任務的時候,每天下午就在這裡給周邊的戲迷們唱戲。

  場內的環境也讓戲迷們『頗為滿意』:桌椅板凳齊全,空調免費開放。

  『我這一切都是免費的,吹空調不要錢,喝茶不要錢。』

  和日常觀念不同的是,王輝的劇場不賣門票,收入全靠『打彩』——只要戲唱得好,觀眾臨走一般會給個10塊、8塊的,有時運氣好,給100塊的也有。

  下午三點,演出的時間到了,劇場內響起了鼓點和胡琴的過門聲,演員們盛裝上臺。臺下的觀眾則聚精會神地盯著臺上,由此開啟了一天的愜意時光。

  對於很多當地老百姓而言,唱黃梅戲、聽黃梅戲,是他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在休閑方式日益多元的今天,黃梅戲在安徽省尤其是在安慶市,依然擁躉眾多。

  有需求,自然就有市場。在安慶市及其所屬的縣區內,汪輝還有不少的『同行』。官方的統計數據顯示,安慶市共有在冊的民營劇團68個,人數2035人。

  不過這個數字相比以前已經有了較大的縮水:鼎盛時期,全市的民營劇團數量超過200家,人數5000有餘。

  和汪輝一樣,安慶市望江縣的王建華也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劇團。只是規模要大不少,甚至名字聽上去也氣派一些:望江縣百花文化傳媒演藝有限公司。

  1983年,初中畢業後的王建華開始學戲,三年後考入了縣劇團,1989年因為劇團不景氣,他就回家跑運輸。2003年,王建華看到有同學自己成立劇團賺了錢,於是也穿起戲服,找幾個志同道合的乾起了老本行。

  時至今日,他的劇團已經擁有了40多名團員。並配有大型舞臺車、轎車、中巴車、LED燈光、音響、戲曲屏幕、電腦背景等等,在當地已算得上是有一定規模的劇團。

  令人吃驚的是,王建華這個純草根劇團竟然還有帶職稱的專業演員,『我這裡有2名是國家三級演員,他們都是戲校畢業的,我們以合同的形式合作。』

  按照王建華的說法,這些演員在他這裡,工資比一般的院團要高一些。

  不過,和汪輝紮根於本土市場不同的是,近年來,王建華的劇團大部分時間在省外找飯吃,『除了春節前後和參加政府的送戲下鄉演出外,我們一般都在外地。』

  王建華所在的望江縣,有各類民營黃梅戲劇團20多個。劇團一多,本縣的市場就顯得小,再加上平日村莊裡基本上沒有多少人在家,看戲的人越來越少。因此,他們開始把目光投向了浙江、江西、福建等地。

  『黃梅戲好聽、好懂,外地人都很歡迎。』王建華說。但即使這樣,指望著別人買票聽戲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這些江湖戲班在外省的經營模式近乎於訂單式生產:他們把市場定位在因家庭喜事、公益慶典以及廟會活動等需要請戲班助興的機遇上面。『戲班子都不會賣票的,都是請戲的人包場給別人看的。』作為團長的王建華,他腦子裡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找到那些『請戲的人』。

  經過多年的經營,王建華已經有了不少穩定的客戶,這讓他每年差不多有400場以上的演出。雖說戲曲越來越不景氣,很多小戲班也漸漸辦不下去了,但他的劇團目前生意尚可。

  2015年,他們的演出收入有170萬元左右。這在當地是一個說得過去的業績。

  講好安徽和安慶的故事

  除了這些以靈活多變的經營尋求市場的民營劇團,安慶市還有以再芬黃梅藝術劇院、安慶市黃梅戲藝術劇院為代表的9個專業院團,也在以自己的方式適應著時代的需求。

  2016年4月13日晚,北京市梅蘭芳大劇院,由安慶市黃梅戲藝術劇院傾力呈現的新創劇目、黃梅戲《大清名相》進京展演圓滿落幕。這部改編自歷史典故『六尺巷』的新劇目,通過『讓』與『不讓』的決然選擇,展示了一代名相的家國情懷,文化意義和現實意義相互交織,獲得首都各界的一致好評。

  『戲曲的傳承發展,首先就是要出人、出戲。』安慶市黃梅戲藝術劇院院長餘登雲說。

  出人,就是要培養人纔;出戲,就是要不斷推出精品劇目。在這位戲曲的專業工作者看來,畢竟現在的電影、電視和手機內容都太吸引人了,『天天打豬草,夜夜鬧花燈』,是不可能把觀眾拉進劇場的。

  那麼,戲曲的傳承創新該如何發力?

  在繼承優秀傳統的基礎上,黃梅戲的創新首先體現在表現形式上,在音樂、舞美、服飾等方面注重創新。現代審美元素在近年來的黃梅戲新劇目中得到了充分運用。黃梅戲不再是民間小調,而是集時尚和觀賞性為一體的高雅藝術。

  2015年1月,再芬黃梅藝術劇院的《寂寞漢卿》進京首演,在舞美設計上采用『無側幕』『臺中臺』等設計,視覺效果磅礡大氣,服裝、造型唯美時尚,讓人耳目一新。

  《大清名相》北京公演之後,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廖奔表示,『沒想到黃梅戲原本是民間小戲,演這種宮廷袍帶大戲能演得這麼出彩,說明我們這個劇種有很大的挖掘潛力,中國戲曲是在不斷地創新發展中,一代一代傳承下去的。』

  除此之外,在新戲內容上則注重『講好安徽故事,講好安慶故事』。近年來,各大院團創作了一大批劇目,其中《徽州女人》、《徽州往事》、《半個月亮》、《獨秀山下的女人》、《胡久根卸任》、《驚天一蘭》、《雷池清波》、《大清天使》以及今年在京公演的《大清名相》等劇目,講述的都是安慶或安徽的故事。

  『黃梅戲的根在這裡,群眾基礎也在這裡,講好身邊的故事,很容易引起大家情感上的共鳴。』安慶市文廣新局文藝科科長汪志耿這樣認為。

  其實,講好身邊的故事,不僅安徽自己人愛看,外地的人也愛看。2014年8月,由著名黃梅戲表演藝術家韓再芬主演的《徽州往事》在北京國家大劇院演出,創造了連演6場、出票率99%、上座率95%、退場率低於2%的多項紀錄。戲曲有如此高的票房,讓業界為之側目。

  『叫座』的故事其實也『叫好』。其中,《獨秀山下的女人》、《半個月亮》、《徽州往事》分別榮獲第12屆、13屆中國戲劇節優秀劇目獎和第14屆文華劇目獎。

  在此過程中,很多民營劇團也在不斷排演自家的新劇目以適應需求。『沒有新東西,客戶有時候就請別的戲班子了。』王建華告訴記者,他近年也花了不少精力在新劇的創作上,『一些反映農村新變化題材的作品,大家挺愛看』。2014年12月,他創作的《賭怨》還在全省的文藝調研中獲了獎。

  精品與市場的錯位所面臨的無奈

  從戲曲劇目的推陳出新,到表演形式的與時俱進,各類表演團體在形式和內容上的創新,為黃梅戲的發展帶來了一陣陣高潮時刻。

  大型黃梅戲《靠善昇官》

  然而,和所有的傳統戲曲一樣,黃梅戲要想在市場終端取得繁榮還有較長的路要走。相較於少數民營劇團靈活的謀生方式,專業院團卻更加難以找到適合的經營模式。

  2015年12月,《大清名相》去北京演出之前,在位於省城合肥的安徽大劇院也舉行了3天的公演。與觀眾火爆的場內相比,售票的窗口卻顯得冷清———到場的觀眾大多是拿著政府購買文化服務的贈票而來,自掏腰包來看戲的人還是少數。

  業內相關人士表示,戲曲要完全走向市場,是有難度的。作為專業院團,要排出一場大戲,前期要花很大的成本,這還不包括在平時對演員的培養上所付出的努力,如果僅靠門票收入,回報率大都是非常低的。

  精品與市場的錯位,創作與演出的反差,是現在很多院團都面臨的尷尬和無奈。

  在安慶市黃梅戲藝術劇院院長餘登雲看來,戲曲尤其是精品戲曲,很難像電影一樣僅靠票房取得收入。『在過去,戲班子大都是為皇宮或者大戶人家服務的,靠老百姓花錢買票的並不多。』

  至於像民間院團那樣『跑堂會』,對於專業院團也是不適合的。即使是一個普通的演出,專業院團出去僅把臺子裝上,花費可能就要上萬。成本開支太大,一般的單位也請不起,使得專業院團很難像一些小戲班子那樣,在經營上風生水起。

  2005年以來,隨著國家文化體制改革的深入開展,安慶市的主要院團先後改制,由原來的事業單位改為企業。並在原來安慶市黃梅戲二團的基礎上整合名人效應,成立了『安慶再芬黃梅藝術劇院』,韓再芬擔任院長。

  經過院團上下的全體努力和韓再芬在業界的品牌影響力,這個起始家當只有800元的院團逐漸擺脫窘境。2012年,安徽再芬黃梅文化藝術股份有限公司在轉企改制的基礎上,完成股份制改造並掛牌成立,標志著安慶市深化文化體制改革、培育現代演藝企業取得了重大階段性成果。

  但即使如此,韓再芬也告訴記者,現在的發展模式是『兩只腳走路』,一只腳在體制外,一只腳在體制內。

  事實表明,政府在將各個院團推向市場之後,並沒有放棄在政策上給予相應支持。比如,為支持各個團體創排新劇,在一些重大題材的新劇目創排過程中,政府會支持相應的創排資金。

  據安慶市委宣傳部負責人介紹,在《大清名相》的制作過程中,安慶市財政在財力困難的情況下,為該劇安排了200萬元創排經費。

  帶著乾糧出去唱戲

  在安慶人的意識中,黃梅戲已經成為安慶市乃至安徽省最具影響力的文化品牌和標志性的文化形象。基於這種認識,一直以來,政府都在為黃梅戲傳承發展積極營造環境。

  『我市堅持把擴大交流、拓展市場作為繁榮發展黃梅戲的一項關鍵性舉措。』安慶市文廣新局副局長李大進介紹,近年來,安慶市先後在北京、深圳、合肥、珠海等地組織舉辦安慶黃梅戲藝術周,通過展演、展覽、展銷一體化,全方位展示『安慶黃梅戲』之美。

  自1992年始,安慶市開始舉辦黃梅戲藝術節,至今已有7屆。圍繞『推新人、出新戲』的目標,全市所有國有專業黃梅戲院團都要創排新戲參加藝術節展演,有實力的民營劇團也被鼓勵參與。期間,城區『處處是舞臺、天天有演出』。同時結合開展『三下鄉』、『文化下基層進社區』、『高雅藝術進校園』等活動,推動黃梅戲進廣場、進學校、進企業、進社區、進鄉村。

  2015年秋季,在前幾年試點的基礎上,安慶市區選擇18所中小學開展黃梅戲藝術教學,確定黃梅戲『從娃娃抓起』的發展思路。聯合教育部門,出版《黃梅戲》中學版、小學版地方教材,完成《黃梅戲經典唱段(80首)》的整理工作。

  此外,安慶市還實施了黃梅戲惠民演出『百千萬』工程:組織100家左右劇團,進行1000場以上的基層演出,同時展播10000場電影,以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組織送戲下鄉,確保每個行政村每年演出一場以上正

  規大戲。

  這些措施,像汪輝和王建華這樣的民間戲班的『班主們』也有直接的感受——每到歲末年初,他們都因下鄉演出而從政府手裡接過一沓厚厚的百元大鈔。

  汪輝還告訴記者,自己劇場裡那套嶄新的音響設備,也是政府免費租借給他用的,『質量挺不錯,比我以前用的那個強多了!』

  今年4月,安慶市人民政府辦公室印發《關於支持戲曲傳承發展的實施意見》。8月初,又印發了2016年促進文化產業發展政策。規定演藝院團在市內500座以上劇場進行原創黃梅戲演出的,安慶市區按2萬元/場標准給予補助、縣(市)按1萬元/場標准給予補助。如果在市外,國內演出按5萬元/場標准給予補助;境外商業演出按10萬元/場標准給予補助。

  『這對於院團來說,無論是創作還是演出都是個好消息,相當於讓我們帶著乾糧去演出了。』餘登雲說。

  『真發力』背後的財力考驗

  對黃梅戲傳承發展的投入,反映的是政府部門對戲曲傳承發展的認識和意志力,也考驗著地方政府的經濟實力。

  『對於黃梅戲的傳承與創新,我們可是「真」發力啊!』8月24日,安徽省政協副主席趙韓率文藝界別的委員來安慶市調研,安慶市副市長黃傑作情況通報。在談到『政府發力』的相關情況時,這位副市長特意加重了語氣。

  據其介紹,近五年來,僅落實黃梅戲院團轉企改制,安慶市各級財政投入到黃梅戲發展專項資金就有1.83億元。

  事實上,對於安慶這樣一個在全省經濟發展並不靠前的地級市來說,在對黃梅戲傳承與發展的投入方面,可謂用了『洪荒之力』。然而,對於推動整個黃梅戲的繁榮發展而言,還有一些問題需要加大投入。

  今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安徽省劇協副主席侯露提交提案,希望加大對安徽省黃梅戲職業學院的支持力度———8月23日,記者在采訪中發現,這所始建於1958年的黃梅戲人纔搖籃,至今連一個圖書館都沒有。

  辦學規模難以適應市場需求、專業辦學經費投入不足、專業教師職稱難以兌現……一系列問題困擾著該校的教職員工。

  近幾年來,該院年年都因經費不足專項報告,安慶市財政每年都追加600萬—800萬元給學院解決經費困難。但即使這樣,由於安慶地方直管高校共有四所,財政負擔很重,使得該院運轉經費一直存在困難。

  該院院長蘇斌建議,希望將學院回歸省管,並列入安徽省與文化部共建項目,凝聚助推黃梅戲藝術傳承、保護發展的合力。

  類似的窘境也發生在安慶市黃梅戲藝術劇院身上。這個曾出了嚴鳳英、王少舫等黃梅戲大師的院團,全團佔地只有2畝多地且地勢低窪。由於剛過汛期,記者采訪時,會議室內的沙發還墊在半空,牆面也有清晰的泡過水的痕跡。

  不過,對於硬件上的不足,院長餘登雲並沒有抱怨,『市委市政府一直很關心院團的發展,也曾專門來調研,問題的解決肯定需要一個過程。』他所著急的是院團的年輕人培養和待遇問題——該團很多優秀的年輕演員,月收入僅為1000多元。

  餘登雲希望政府盡快成立一個年輕演員的培養基金,讓院團在人纔培養規劃實施或取得成效時,能得到資金的支持。『要培養人纔,要留住人纔。再好的戲,也要有人來唱啊。』

  『消息枝頭梅子黃』,人們期待歷經數百年風雨的黃梅戲,吐露出時代的芬芳。(人民政協報,作者:胡方玉

來源:中安在線  
  • 娛樂
  • 財經
  • 體育
  • 健康
  • 徽文化
馮德倫淡定曬工作照感謝網友祝福 舒...

郭德綱表演到一半,小兒子紮著衝天辮上臺了!

國內成品油價二連漲 多地重返6時代

央企公司制改制明年底完成 專家稱整體上市是改革重要方向

組圖:國家隊退役不是離開 球星發文...

湖人訓練營名單已達18人 專家:易建聯位置很穩固

揭秘:運動員打的『封閉針』是個啥?

誇大『算命』功能 有損基因檢測行業未來

50多名徽雕傳承人同臺競技:夫妻參賽...

國家藝術基金資助 安慶5個項目入選

網站介紹 | 廣告刊例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中安K幣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